一米剧场

  • 繁体一点零七兆-684x1024
  • 一米剧场

    策展人:杨福东,高芙雁

    项目执行:张健伶,李茜

    艺术家:白清文,曹子林,陈一琦,韩婧,黄晶莹,寇路阳,石印,唐潮,徐卓君,袁可如,张京华,朱昶全

    主办:想象力学实验室,中国美术学院,跨媒体艺术学院,实验影像工作室

    开幕:5月7日 17:30

    展期:2013年5月7日-5月24日 (10:30-16:30,逢周一闭馆

一米剧场:由一米的距离延伸到一米之外的语言想象;由一米的距离延伸到一米之外的影像实验。

“一米”作为创作设定,意味着有限的时间与空间,其中,不仅显现青年影像创作者们独具个人智慧的回应,同时也指向了具体时空内近距离的自我反观。作为充斥跌宕细节,等待着事件被引爆的现场,这里的剧场即片场,同时上演排练与演出。创作者们出入导演与演员的角色,在导与演的往来关系中,潜移默化地从对方获得异质的感性经验。身体、语词与空间三者关系的变动构成了不同的创作情境,由此呈现为三个主题单元。

诗歌如同细浪反复地占据我们的心灵与想象,渗入对现实的感知,却又在读者一遍遍地告白中消弭。在“诗歌剧场”的户外拍摄中,于江边、山谷虚构剧场的仪式感,将诗歌重演为脚本,溢出语言,穿过身体的筛子,生出声响和行动,占据这个临时的舞台。诗歌作为事件,重新发生在踏浪而来的脚感中,成为遥远而又切近的现实。

“一米的我”是创作者一场身体力行的自述,在个人化的影像探索中,“我”之面目交替折射在超时空的诗歌经验与此时此地具体的生命经验中,以想象性地挪用来重新命名周遭际遇,以自己的身体作为通道将诗歌引向语词与情感的言外之义。

“未竟之境”是个人实验剧场转向集体创作的一次尝试,在三个月的共同工作中,剧作者、导演、演员、观众的身份相互叠合,关于“末日情结”的集体写作分散在微型小说、剧本、注解等不同形态的文本中,形成叙事的丛林与幽暗的空地。在演出现场,活动影像与演出同时展开,字幕与台词,影像与身体生成为松动的感知空间,同时,聚光灯与银幕之光亦投射出剧场的阴影,延伸出戏剧之后“未竟”的影像思考。

“一米剧场”由想象力学实验室与实验影像工作室共同呈现,在影像中,我们重新想象现实。